广西师范学院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

2020, v.41;No.175(03) 12-36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论人的“文化—精神性”及其制度表达
On Human's “Culture-Spirituality” as well as System Expression

谢晖;

摘要(Abstract):

人类是"文化—精神性"的存在。这一有关人的界定,既克服了性善、性恶或好利恶害人性观及其制度预设的弊端,也克服了近代以来的人性理性观及其"科学主义"根据背景中唯一本质性追求的虚妄及其制度预设的冰冷和机械。人的"文化—精神性",打开了关照人类本性的新视界,它包含了理性,但比理性更开阔、深邃。人的"文化—精神性"决定了人的内质,它既有人的"生物—自然"属性的一面,更有人的"精神—社会"属性的一面。其外在表达是语言符号和以法律为前提的制度符号。由于语言符号、制度符号及其规范功能与人类关系如此密切,乃至于人是文化的动物这个结论,可以径直地表达为"人是符号的动物""人是规范的动物"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人性;文化;性善论;性恶论;理性论;符号;制度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“文化法治体系建设研究”(14ZDC024)

作者(Author): 谢晖;

Email:

DOI: 10.16601/j.cnki.issn2096-7349.2020.03.002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